产品信息

解决方案

成功案例

产品信息

解决方案

成功案例

中文

导航图标

中文
新闻动态

臻迪郑卫锋:别人眼里的“野心”我们称之为梦想

2015-10-29

臻迪,一个立志要做改变世界业务的科技企业。置身臻迪集团的办公区,你会看到聚光灯下的无人机、各种娱乐设施、以及工位旁边舒适的沙发。17个会议室的命名均源自科幻小说《三体》,如“黑暗森林”、“蓝色空间”、“破壁者”等等。

newsDetailsPic1.jpg

臻迪创始人郑卫锋和他身后的“世界布局”。

走进臻迪集团创始人郑卫锋先生的办公室,背景墙的世界地图只有两种颜色,一种是黑色,一种是红色,黑色区域是待开拓地区,红色区域代表已经在该国或区域设立研发中心、分支机构或销售服务公司。

臻迪到底如何改变世界?创始人为何豪言,他们的事业比互联网产业还要大N倍?环球网记者走进“智子”会议室专访郑卫锋先生,让他解开我们心中的疑惑。

环球网:臻迪给人的感觉很神秘,外界给臻迪贴的标签也很多,可否简单的介绍一下臻迪?

郑卫锋:人类的所有成就,都是构筑在思想通道之上的。一个团体、一个公司、一个企业一定是在一个思想的指导下成立起来的。PowerVision(臻迪)有自己的思想和梦想,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创造一项改变世界的业务。

想要做“改变世界的业务”,选择方向很重要。臻迪曾被贴上“无人机公司”的标签,从我的角度来讲,臻迪是一家“机器人+互联网”的公司,无人机只是现阶段的产品之一。臻迪是从大数据和可视化后台业务起家的,不同的成长方式也造就了不同公司的布局。我把无人机定义为“飞行机器人”,所以我们公司的布局,第一阶段为无人机公司;第二个阶段是机器人公司,一个“机器人+互联网”的公司。

newsDetailsPic2.jpg

环球网:无人机在公司发展方向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郑卫锋:互联网最早是从基础设施开始的。孙正义30年前看好互联网产业,一开始也并未做电商等今天主流或成熟的互联网业务,而是通过电信等基础设施建设进行布局,最后通过大量的投资方式进入网络游戏和电商等今天主流的互联网业务。无人机、机器人是个跨界的产物,是将通信系统、控制系统、图像识别、人工智能、空气动力学等综合的整合体。

臻迪以无人机产品切入市场,公司会随着无人机拥有量不断的增大,来拓展后台业务。如今,无人机、机器人是物联网数据的入口,电脑、手机是人类互联网的入口,未来可能万物互联,当所有的东西联系在一起时,必将产生大量的数据,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来加速机器人业务的演进。

环球网:未来机器人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生活中?

郑卫锋:机器人未必是人形,它可能是各种各样的形态。最初,人类以为飞机要像鸟一样扇着翅膀上天,但最后用空气动力学可以将“铁疙瘩”送上天空。一件新事物从构思到实现,它的演变方式在不断的变化。从“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推演需要几十年时间,这期间形成的行业,可能会成为最大的行业之一。

我们公司内部有这么一句话“Seeing the world through robotic vision(从机器人的视角看世界)”,这意味着公司将从不同的视角获得不同的数据,我们用无人机作为市场的切入点,迈入了一个无限宽广的行业。

环球网:公司希望无人机为每一个人服务,这个目标做到哪个阶段了?

郑卫锋:我们搭建了一个平台,希望无人机为每一个人服务。平台中文名“叫个飞机”,英文名“Vizsky”。暂时推出的有无人机表演、婚庆、航拍等服务,这些业务便于标准化、规范化操作。我们拥有自己的飞行服务团队,未来将有更多飞行服务团队加入这个平台。虽然没有滴滴打车、优步那么庞大的用户群,但每个行业都会有个发展的过程。

newsDetailsPic3.jpg

环球网:您曾说过无人机快递业务马上实现的概率为零,却坚定自己公司的发展方向是“强人工智能”,这不是矛盾吗?一个科技的革命需要几十年,公司的人力、物力消耗的起吗?

郑卫锋:首先,要有一个巨大的梦想,有了梦想才会有同样梦想的人和你一起奋斗。亚马逊已经开始了无人机物流的布局,或许这是在为10年后布局。未来,随着通信技术和政策法规的逐渐完善,那个时候无人机快递一定能实现,现阶段来说还是受到诸多技术限制的。GPS技术发明之初体积庞大,而今已经装入到手机里面了,科技发展也是很快的,我相信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的实现公司的整体目标。

环球网:政策的脚步跟不上产业发展怎么办?官方是否能了解公司的规划?

郑卫锋:我认为任何公司或者新生事物的成熟都有一个过程。如汽车,肯定是先有汽车才有交规。就像人们在年初还在担心滴滴是否有执照?但是现在在上海第一个专车牌照已经拿到了。法规政策的制定是为了帮助新技术的发展,而不是为了阻碍新技术。就像克隆技术有那么多问题,现在也没有禁止克隆,而是在规范的条件下发展。所以我认为只要不是恶意的技术,就可以鼓励发展。法规是时间问题,理念也在变。今天的政府部门根据时代在进步,我不认为这个是障碍。如果法规健全后再做无人机或机器人的产业,也就没有我们这种公司的机会了。

环球网:为了创新业务的推广,公司在培养潜在消费者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郑卫锋:其实我觉得不存在培养潜在客户,而是找到市场的痛点,提供一种产品然后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我们要解决这种痛点,首先要有技术上长远的规划,其次要对现有技术进行改进改良。把原来传统的方法替代掉,用更先进,更便利的技术提供给大家另外一种选择,自然就有了客户。

环球网:您走访世界各地,招募全球精英,是为了实现“机器人+互联网”的“野心”吗?

郑卫锋: 今天已经是地球村了。如果还把中国看成一个制造中心,那就是眼光短浅了。国际化思维下一定会崛起新一代力量,这股力量是会整合更多的全球资源,而非只着眼于中国。今天你遇到的问题,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一定有人在着手解决。只要你有足够大的梦想,不分国籍,都可以团结起来做事。所以整合全球资源是势在必行的。您刚刚问有什么收获?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特色。如德国,自动化设备的生产厂商逐渐演变为工业机器人公司;美国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方面比较发达,但在工艺上和细节上却不如德国;而日本在服务领域的布局上走的更前端一些。我们希望能有一个优秀的团队能够整合全球资源,合理分工。

环球网:公司在全球整合资源上有何进展?

郑卫锋:我们在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德国都有研发或技术团队。这些团队都是根据区域科技优势而设立的,现在我们在欧洲和日本也在寻找这样的科技优势团队,同时也在欧洲及北美地区开始布局销售及服务网络。

环球网:公司如何颠覆传统地理信息数据模式?

郑卫锋:无人机已成为新型数据收集平台,随着无人机数量的增加可以收集更多的数据,相比传统的卫星等方式提供更高精度更低成本的数据,我们认为通过无人机、机器人采集数据的方式会成为一种新型数据采集模式。

newsDetailsPic4.jpg

环球网:Facebook宣称要用无人机广泛向第三世界国家传递无线网络信号。臻迪是否考虑在无线网络信号做一些展望投资?

郑卫锋:暂时没有特别计划。我觉得这是通讯公司要干的事情。我们会更多聚焦无人机和机器人应用技术的发展。

环球网:“人工智能的产业要比互联网产业大N倍”这句话怎么理解?

郑卫锋:人类是在不断发明工具的,互联网不论平台有多大,也只是提供链接的工具或通讯平台。机器人可以把今天想象出的工作全部做完。互联网只是一个平台,而机器人行业对机器、电子、互联网、人工智能等进行了跨界整合。机器人行业将会淘汰一大批传统的工作岗位。

newsDetailsPic5.jpg

臻迪创始人郑卫锋(左)接受环球网记者张衍飞专访。

环球网:既然您如此看好人工智能产业,请您给感兴趣的投资者或者创业者一些建议。

郑卫锋:科技发展是浪潮式的,从今天已经逐渐成熟的产业着手,不断向未来快速成熟的技术延伸。要有足够大的梦想,大到足以改变人类。今天是一个尝试论的时代,而非决定论的时代。今天,做企业也好、做技术也好、做投资也好,就是发现社会的痛点,然后通过创新解决它。

环球网: 科技越发达,创业门槛越高吗?

郑卫锋:恰恰相反,我认为越来越低。商业模式创新很重要,基础研究相对成熟,包括现在的创业环境也越来越好。未来的技术也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基于之前的技术进行发展。不会越来越难,当然也不会那么容易。

环球网:各地区发展差距较大,推广无人机、人工智能会不会有阻碍?

郑卫锋:从两个层面来讲,首先,有差距才会有巨大的发展和生存空间;其次,即使在不发达地区,很多人也在用科技型产品,比如智能手机。只要技术能解决,成本不会是问题。人工智能的发展一定是会让人非常容易上手。这类人工智能产品是相对容易进行推广的。

合作企业

合作企业
二维码

合作企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