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信息

解决方案

成功案例

产品信息

解决方案

成功案例

中文

导航图标

中文
新闻动态

臻迪(PowerVision)郑卫锋:做无人机行业里的Uber

2015-04-20

newsPic4.jpg

当数百架具有交互属性的无人机编队缓缓飞入夜幕上空,在一个瞬间,集体喷发出绚烂的激光束,伴随队列的不断变换,穹顶之下呈现出一幅幅无与伦比的奇妙图案。震撼和惊叹之余,你是否意识到,即不安全又不环保的焰火行业可能从此要被无人机颠覆了。

事实上,这一应用场景的技术演示路径已经实现,此前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无人机编队飞行表演向我们展示过它的神奇。而在国内无人机市场,由臻迪智能(PowerVison)研发的下一代消费级无人机产品即将推出。这款具备社交属性的无人机,正如上述所言,可以轻而易举颠覆传统焰火行业。

提起臻迪,很多人并不熟悉,因为此前专注于To B市场,不像大疆、亿航等To C端消费级无人机那般受媒体追捧,创始人郑卫锋也异常低调,此前从不接受采访。但这丝毫不能掩饰臻迪的独特之处。

在与投资中国网对话的1个多小时里,郑卫锋所展现的对无人机市场的专业认知和对臻迪未来战略格局的澎湃展望,让人旁听者都跟着一起振奋。

如果打开臻迪现有网站,其业务介绍栏显示,这是一家专业提供智能无人系统、大数据分析及可视化系统、虚拟仿真系统技术咨询服务开发的高科技企业。事实上,这三大业务只是臻迪目前已成熟的To B板块。在郑卫锋构建的未来战略布局中,从产品研发到系统平台,臻迪要打造的是一套智能生态系统:无人机和机器人只是一个突破口,后端则是大数据分析、进而延伸至未来的人工智能。

“经常有人问我,你对大疆怎么看,我说我不看大疆,臻迪和大疆完全不在一个维度里竞争,臻迪的无人机产品只是我们的前端,我们做的是背后的数据生意。”郑卫锋如此定义臻迪的打法。在他对于商业模式探索的逻辑里,只信奉8个字:“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无人机背后的数据生意

“对于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如果没有谷歌的街景数据,没有这条路的大数据,等于没有这条路。”在郑卫锋看来,这是一个核心问题,因为未来所有的智能生意都将是数据生意。

作为目前电力行业市场份额第一的无人机企业,臻迪对B端用户的数据需求十分清楚。“企业关心的不是你的无人机产品有多好,而是你如何获取他们需要的巡线数据,进行有效分析处理和检测。”

为此,臻迪提供的并非只是一个单纯的无人机、水下机器人,而是从设备数据收集、到数据自动化处理分析、再到人工智能的一整套系统解决方案。

郑卫锋向我们展示了臻迪旗下一款核心产品“Power4D”,通过这款数据生成系统,能够自动处理无人机回传的所有数据。在他看来,这种方式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颠覆谷歌为首的传统数据模式。

数据行业有政策管控,但臻迪智能的To B背景让其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目前臻迪已经具备国家二级保密资质,这是民营企业几乎能够拿到的最高资质,今年臻迪还将申请一些关键的核心资质来确保在数据领域的核心优势。

做无人机行业里的uber

除了企业级市场,臻迪智能下一步还将重点打造飞行服务市场。

在郑卫锋看来,无人机操控需要极强的专业性,即便经过专业培训的飞手,都存在飞机操控失误导致的“炸机”现象。更何况普通大众。

基于用户这一痛点和需求,臻迪选择切入飞行服务提供领域,郑卫锋打算用Uber的众包模式,汇聚一群专业无人机飞手,提供类似代驾的代飞服务。

臻迪目前正在内测即将上线的一款VIZSKY应用平台,打通客户对数据需求端和飞手服务提供端。客户只需通过VIZSKY平台下单,就可以得到各种需要的无人机飞行服务。

据郑卫锋介绍,在众包模式基础上,臻迪也会自建一个中国最大的无人机飞行队伍提供自营服务,价格稍高,但服务质量更有保证。更重要的是,所有的LBS数据全部是实时准确数据,从而把数据提高到另外一个更高的维度,你所需要的数据将根据场景展现,这种场景一旦实现,未来全新的LBS入口必将被攻占。

这或许就是臻迪slogan的应有之意:See the world through Robot vision,用机器人的视角丈量这个世界。

最牛逼的人做最牛逼的事

郑卫锋对未来业务构架的设想十分庞大,在他的版图里,臻迪最终要成为数个板块:一块是已经成熟的To B业务;一块是机器人产品事业部,主打To C的消费品级机器人产品,以及大数据和云服务。

郑卫锋一直信奉“知识不如见识”的理念,在他看来,你费尽精力无法解决困难和问题,在全世界某个角落一定已被解决,而且一定是以近乎完美的方式解决。因此,单靠内部创新根本无法追赶世界的脚步,必须从全球范围内追寻外部创新。

目前臻迪已经投资了多伦多大学宇航学院的无人机实验室,郑卫锋还收购了一个澳大利亚无人机研发团队,臻迪的无人直升机发动机便出自该团队。

郑卫锋平时除了看书和企业内部管理之外,最大一部分工作便是飞往全世界各地,寻找无人机和机器人领域的优秀团队和技术人才。

对于人才,他有着严格的控制标准。他非常信奉乔布斯的“要么天才、要么狗屎”的理念,在他看来,只有招到全世界最牛逼的人,才能干全世界最牛逼的事。

因此,臻迪内部每个季度要强制末尾淘汰10%的员工。尽管很残酷,但郑卫锋认为,员工满意度不是他的追求。“我不希望员工满意,只希望员工优秀。”

3年内,无人机必见红海

对于无人机市场当前的火热,郑卫锋十分警惕。在他看来,不出3年,无人机领域注定是一片红海。

“我们做过测算,研发和迭代一款无人机,需要养几十人的团队,开模最少需1000架,从首版到推广,至少需要1个亿左右。”

“消费品级的无人机领域,门槛已经被抬得很高。未来2-3年洗牌是必然的,如果谁不能预见到这一点,如果谁的现金流不够强,遭遇大困难甚至半路夭折很正常。”也正因此,郑卫锋非常重视臻迪的现金流,其To B业务每年能带来较为丰厚的利润,臻迪并不缺钱,外部融资都是为了其余业务板块的加速拓展。

尽管并不太愿意评价大疆、亿航、零度智控几个竞争对手的表现,但郑卫锋重点强调了无人机和互联网创业打法的区别。

在他看来,无人机毕竟要上天,掉下来就是大事故,对于安全性的追求始终是绝对核心要素。军用无人机之所以安全,是因为技术积累了十几年。互联网可以依靠快速迭代的方式推进,但无人机行业绝对不能依靠这一路径,在前面产品端,质量可靠性是绝对王道,后面应用端,再快速迭代。

目前制约无人机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是卫星通讯天线的小型化,通过地面站控制飞行器的做法最多控制距离也就是微波的传播距离。郑卫锋解释,微波遇到高楼和大山的阻隔就难以传输信号,如果采用4G覆盖面太小,无法控制无人机,只能依赖卫星通讯,但目前中国卫星天线尚未实现小型化,最小也有1米多,只适用于大型无人机。在这一难点尚未突破的前提下,小型多旋翼无人机只能在空旷的地方飞行,所谓的无人机快递送货纯粹都是噱头,大规模推广的可能性是零,一旦遭遇楼宇导致信号衰减,无人机根本无法逾越。

“机器人+人工智能”的野心

“如果说苏宁和国美当初的竞争,是打补丁,那么京东和他们之间的竞争,就是换操作系统,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苏宁国美两家盈利十几亿估值也就100多亿,京东年年亏损,估值已达到500亿美金。”在郑卫锋看来,如今企业界的竞争已经上升到另一维度,也就是换操作系统的时代。

尽管臻迪只是一家小创业公司,但在郑卫锋眼中,臻迪实际上正是在更换操作系统:从互联网浪潮,向未来的“机器人+人工智能”浪潮演进。而这一未来浪潮将是比互联网大N倍的产业浪潮。

未来最牛的机器人将是什么形态?郑卫锋不认为就是如今的无人机、人形机器人,很可能就是一个计算机房,作为机器人的大脑,外面大量机器人都是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大脑通过注入人工智能,可以瞬间赋予传感器各种智能,比如一个炒菜机器人可以瞬间变成扫地机器人。这才是真正的大未来。

这也是臻迪的终极目标,是郑卫锋口中所说“砸锅卖铁也要实现”的,这个目标跟赚钱与否无关,只关乎梦想。



合作企业

合作企业
二维码

合作企业

二维码